美团外卖滴滴"二选一"再次上演?

葡京 f3f5,葡京平台,葡京捕鱼,葡京 799c,葡京网站 799c www.bxrchr.cn 评论: 0 | 发布者: 王星 |原作者: 周晶晶 |原发: AI财经社

放大 缩小

“美滴”两大巨头扳手腕游戏还在继续,享受到免费午餐的用户买座叫好,但也有人在大战中受到误伤。

明星店铺中枪 一月损失上万

早9点,按照惯例,展云(化名)即将开始一天的工作,他打开后台商家页面,点击“开业”后页面却被弹回,如此反复尝试几次,展云才意识到,“开不了业了”。他发现,自己在美团上线的12个门店已全部被下架,在美团外卖平台上也搜索不到了。

美团外卖app上已搜索不到“?;ㄊ程谩?/font>

展云是南京明星店铺“?;ㄊ程谩贝词既?,主要做日式料理,在日本留学生活了20多年后,回国创立?;ㄊ程?,并于2016年在美团外卖上线,在当地由于多次登顶销量榜首,也算是小有名气的明星企业?!胺浅M蝗?,没有提前通知也没有任何征兆?!?/font>

这让展云非常焦虑,在联系美团外卖相关负责人后,问题也没有得到解决。展云表示,对方给出的理由都是推测,始终没有一个确切的说法。直到昨天,展云还在询问最新消息。

“一问三不知?!闭乖铺玖丝谄?。直到现在,被下架的12家门店都没有恢复,同样的门店在饿了么、滴滴外卖都能正常营业。

据展云介绍,6月1日,在滴滴外卖业务负责人的介绍下,?;ㄊ程谜皆诘蔚瓮饴羯舷?。当日,美团方面来了三拨人,每拨来的人都不同?!翱谕飞纤瞪舷叩蔚瓮饴羲遣环炊?,但提出以前合作的资源,会从美团的角度再考虑”、“暗示很明显了”。

展云开始主动试探,在与美团沟通过程中,他提出退出滴滴外卖的想法,“原本已经说不管我的美团业务经理,提出要把情况先反馈给上级?!辈还刂狗⒏?,展云并没有获得相关回复,“以每家店每月最少2000元的营业额计算,一个月至少损失2万4?!?/font>

对于打得火热的“美滴”大战,展云表示,公司之间的竞争很正常,但要在合理的范围内,“作为商家,不希望成为几个平台利用和被利用的棋子,争来争去最后受伤害的是我们,这非常不公平?!?/font>

对此,AI财经社询问了美团公关相关人士,对方回应称,“6月9日,南京市食药监局查到?;ㄊ程么嬖诔段Ь?、无食品经营许可证等问题,并反馈外卖平台要求整改自查,美团外卖按照食药监主管部门要求,对?;ㄊ程梦侍馍袒ё龀隽讼孪叽?。随后,江苏本地媒体也曝光了该商家存在卫生隐患。后期何时重新上线,我们将根据该商家整改情况以及监管部门的要求进行处理?!?/font>

商家与美团方面各执一词,6月19日,AI财经社致电南京市食药监询问相关事宜,对方表示辖区稽查整改工作由商家所在地区的管理分局负责,随后,AI财经社询问了分管?;ㄊ程眯陆挚诘甑奈謇洗迨骋┘喾志?,对方称,并未针对?;ㄊ程梅⒉颊耐ㄖ?,也未接到消费者投诉。

开战前就“打了招呼”

与展云有类似遭遇的还有杨阳。

5月20日左右,早在滴滴外卖进军南京前,杨阳就收到了来自美团方面的“提醒”?!八侵鞫蛄苏泻簟?,承诺给3元/单的补贴,说如果滴滴这边有什么动作就通知他们?!?/font>

杨阳开的也是日料店,店铺名为“极稻日式便当”,6月1日,“极稻日式便当”在滴滴外卖上线,短短几天就达到700—800单/天的单量,而5月中旬上线的美团外卖平台通常是200—300单/天。

上线第一天12点左右,杨阳在商家后台收到一条推送,是美团补贴不再发放的提示,“补贴没了并不是致命伤,更要命的是没了曝光量?!?/font>

杨阳提到的“曝光量”主要指app页面排位和搜索入口两个品牌露出位置。6月2日,杨阳发现,自己店铺的排位从之前的中上位置,到了几乎是垫底位置。

“排位太后的话根本不会翻到?!?杨阳无奈,他表示,从6月2号开始,店铺每天就只有二三十单了,直到现在也没有改善。

杨阳向AI财经社分享的后台数据显示,从6月1日开始,无论是曝光人数、访问人数、下单人数都在急速下降,此外,在5月底达到1万多均值的营业额,6月2日已下降为3000多元,比前一日降幅超64%。

  
曝光量的降级,直接导致营业额大跳水,“每天损失五六千?!毖钛敉嘎?,在和美团方面沟通后,对方表示并不清楚出现这一情况的原因,也没有给出解决方案。

“虽然没直接下架,也算是直接判死刑了?!?/font>

不过杨阳没有展云焦虑,他打算先将重点放在订单量客观的滴滴外卖?!罢舛问奔涞蔚我桓銎教ǖチ勘攘礁銎教ǎ劳?、饿了么)都多,外卖小哥也比较充裕,但维权还是要继续的?!?/font>

对于杨阳遭遇的流量降级现象,美团公关相关人士向AI财经社回应称:美团外卖平台上的展示资源是稀缺的,商家排名发生实时变动属于正常现象,影响商家排名的因素包括订单量、消费者评分、营业时长、主营品类、商家评分、配送距离、配送方式等。一个城市的外卖消费人群,会有一个基本固定的总数。如果商家在多个平台经营,势必会分流部分消费者。消费者总数有限,在单一平台的销量就可能下滑,销量下滑以后会影响排名。如果商家对自己的排名有疑问,可以和我们的商户服务中心联系,我们会帮助商家找到排名下滑的原因,为商家提供提升排名的合理建议。

在所难免的大战

在商业竞争中,即使 “二选一” 并不能算是一种很高明的打法,但在现有的局势之下,这被看作是一种成本较低的粗暴狙击方式。

这也并非新鲜事。早在4月1日,滴滴外卖上线首城无锡后,在不同平台上线的商家就曾面临过或明或暗的“二选一”抉择。

对此,无锡市工商局还曾就该现象约谈了美团、饿了么和滴滴三家平台,要求进行整改,明确提出“不得采取限制平台经营者‘二选一’等有违市场公平竞争行为,但从现状来看,并没有实质性的改善。

两大巨头之争,经历了不正常的高额补贴、抢夺骑手、强制下架等混战后,无论最后胜利权杖掌握在谁手上,过程都稍显狼狈。

自4月1日上线首城无锡以来,滴滴外卖已陆续攻入南京、泰州等城市,并计划在年底前攻占9城,突进速度之快,不得不让曾经的外卖巨头美团如坐针毡。

2017年2月,美团曾在南京试水打车业务,同年10月,美团打车完成40亿美元融资。2018年3月21日,美团打车登陆已拿到牌照的上海。

出行帝国被蚕食的滴滴开始进行反击。2018年4月1日,随着滴滴外卖上线首城无锡,滴滴与美团在外卖和打车两个领域硝烟四起。

出行和外卖,本来两个看似平行的领域,如今短兵相接、交战激烈,这场战争看似意外突进,但也在情理之中。

尽管两家平台在发展的长远规划中有不小差异,但短期内,无论是双方的主要对标用户,还是平台运营方式,都存在着很大的重合。

事实上,当市场上的蛋糕已经做到足够大时,谁都想在这场游戏中分到更大的那一块。

(编辑:王星

返回顶部